chun净♀水

[青黄接龙]少年情.事 01

吃盐不撒糖:

下一棒是@森蓝 太太,请让他们更进一步吧!(希望我开了个好头……




01


青峰被一阵剧烈的摇晃晃醒了。


他以为发生了地震,揭开盖在脸上的草帽,整个儿从躺椅上弹坐起来,大叫道:“地震了!”


“哈哈哈哈,青峰你睡傻了吗!”


他遭到了无情的嘲笑。


“阿大!是我叫醒你的。”桃井站起身来,叉腰看着不争气的发小,“大家都在忙着,只有你躺着睡觉!”


“哈?我睡觉碍着你什么了!”青峰挑衅般得再度躺了下去,眯缝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麻烦的女人,用草帽扇着风,以我就是不起来你能拿我怎样的态度耍起了无赖。


桃井气的踹了青峰一脚,继续催他,“快起来!有事情要拜托你去做。小黄不见了,你去找一找。”


青峰朝着远处的队友们喊话,“喂,谁知道黄濑这家伙去干嘛了?”


“说是去解手了。”有人也大声回话。


“他去拉屎我要找他干嘛去!”青峰把草帽又盖到脸上,打算继续做他那被打断的白日美梦。


桃井一弯腰揭走他的遮阳帽。


青峰正要发作,桃井先他一步发作了。


美女因气恼涨红了脸蛋,把手中的草帽摔到青峰身上,转身就走。


“你不去那我自己去!”


“喂!我也没说不去啊!”青峰懵了,黄濑不就是去解个手吗,桃井这家伙至于那么担心吗。


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这才说出原因:“黄濑一小时前说去解手,到现在也没回来,哈哈哈,说不定没带纸,你还是快去解救他吧!”


青峰朝喊话的家伙比了个中指,跳下躺椅朝远去的桃井追了过去。


 


高二暑假的夏天,IH比赛结束后,在晋级八强的队伍中,挑选出表现突出的球员入选了NC17,马上又是集训了一个月。


被城凛那个男人婆教练的爹差点榨干了身体,从集训营里放虎归山的队员们组织了这次深山度假,打算犒劳幸存下来的自己。


一群大男人嘴上说的容易,等具体操作起来才知道策划一项活动有多少麻烦事,正在头大之际,仗着王牌身份屁事没干的青峰推荐了自己的发小桃井,总算是把一溜事项都搞定了。


话是这样说,黄濑也没少前后跑腿来着。诚然俊男美女的组合十分亮眼,青峰也觉得黄濑和桃井的友情似乎发展地太过迅速了一点。


桃井夸过黄濑能干,青峰不以为然,黄濑这个做着兼职的半社会人,待人接物的能力自然比学生族的大伙强些。但黄濑离开一小时,桃井就着急成这样,这让青峰不得不多想了那么一点点,他突然想到,这次度假,黄濑和桃井是住一间房的!


难道他俩已经明修栈道暗度陈仓?!


青峰悚然一惊。


难怪桃井要那么担心黄濑的行踪!


想到这儿,青峰暗自磨牙,看来必须得去找到黄濑这小子,然后揪住他的黄毛好好拷问清楚!


青峰心里有些不爽,说不清是因为黄濑和桃井瞒着自己搞暧昧,还是有别的原因,总之就是不爽。他撸一把头发,毛毛躁躁追上了桃井。


 


“你不是不肯来吗。”


桃井不肯理他,依旧踏步往前走,挥舞手里的树枝,驱赶草丛中的蛇虫。


青峰抓住了她的肩膀,难得有了些低声下气,“再往前林子就深了,会窜出来什么都难说,万一碰到熊,你在不是拖我后腿吗。”


“你!”桃井气急,转身瞪着青峰,乌溜溜的大眼睛还盈满怒火,“这会说这倒霉的话干嘛!”她到底被青峰吓住了,没敢再往前走。


青峰扇着手里的草帽,赶走几只不知名的飞虫。


僵持了半晌,桃井败下阵来,“那怎么办?”


“你先回去,”青峰抢走桃井手里的树枝,“我再找找。这家伙要是去解手,肯定得找有水的地方洗手,我往有水声的地方走走。”


“那你小心点,遇到熊就爬树。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青峰无语看着发小,刚才是谁在忌讳来着?他戴上草帽,却是换了个方向继续找了起来,“你回去看看,说不定这家伙回营地了也难说。”


“那两小时后,不管找不找得到,你也回营地,我们再商量。”


青峰摆摆手,意思知道了。桃井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树林里,方才安心回去。


 


青峰却在其后一小时的搜索中毫无收获,还被蚊子咬了两个大包,气得他狠狠踹了树藤一脚。


他又一次尝试拨打了黄濑的手机,依然是无信号的状态,也不知道这白痴跑到了什么地方去了。


等找到人,一定要揍他一顿出气!


青峰眼看着手机的电量告罄一半,要是连手机都没电了,他没了罗盘指引方向,说不定也要迷失在山林里了。想到这里,他打了个冷战,心想不如现在回去,带上指南针再继续找人。要是连找人的人都丢了,被那帮混蛋知道岂不是要笑掉大牙。


骂骂咧咧转身要走,青峰突然闻到了一股香味。


说不清是什么味道,像是花香,又像是食物的香味,青峰觉得这香味非常浓重,熏得他似乎要醉了,也饿了。


这香味该不会有毒吧!他听说密林中的确有散发奇异香味捕食昆虫的植物。


捂住了口鼻,青峰依然感觉到这股香味如幽魂般,从他皮肤的毛孔钻进身体里,挠得浑身都痒。


真是见了鬼了!


青峰大怒,什么鬼花,干脆拔了它再走!


然而这香味仿佛识破了他的企图,倏地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
正在此时,青峰听到了水声。


 


这里还真的有河?


青峰总觉得这河来的未免太过巧合,他正打算要回去,突然来了股奇怪的香气,他要找到香气的来源,又突然出现一条河。


幽深的密林里,阳光穿透紧密的树冠层,只能在地面落下零散的碎金。裸露在地面的树根上蒙了层潮湿的青苔,上面有动物活动留下的痕迹,那些一条条细长的印子,说不定是蛇滑过留下的。再远一些,能看到一个小洼地,里面堆满了还没来得及腐烂的枯叶,不时传来一股腐殖质的味道。


这种地方,怎么会有花香散出来呢,连一朵花都种不出来吧。


要是胆小的人,也许已经想到了树海背景的恐怖片,吓得两股战战了。青峰却不信邪,事情反常必有妖,要是不找出谁在使坏,他才会不安心呢。


他攥紧手里的树枝,反而朝着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。


 


真的有一条河!


青峰拨开半人高的草丛,不禁在眼前看到一条波光粼粼的溪流,还找到了那个迷路的白痴金毛。


还真叫一举两得,意外之喜啊。


青峰甩掉树枝,气势汹汹地奔去找黄濑算账。


黄濑完全没发现背后有人突袭,他光着脚坐在溪边的圆石上,两腿浸没在凉爽的溪水里,双手抱膝,额头抵着膝盖,看上去很是消沉。


青峰才不管黄濑是否心情不好,走到他背后飞起一脚踢在他屁股上,一脚把人蹬进了水里。


黄濑差点摔成狗啃屎,幸好反应迅速手撑了一下,才没有磕掉门牙。他趔趄着站起身来,抹去一脸水,正要反击,看到青峰盛怒的脸后,显然是愣住了。


“小青峰…………,你怎么来了。”


“哈?我怎么来了?要不是你这白痴走丢了,我也不至于要被派来找你!”青峰想想不解气,捡起一块小石头朝黄濑砸过去。


黄濑赶忙躲了过去,也气道:“我才不要你来找,我过会儿会自己回去的!”


“你还知道回去?”青峰笑容不善,他指了指腕表,“你都解手两个小时了,便秘都拉脱肛了!”


“你才便秘!”黄濑不甘示弱,也扔了块石头回去,“我有点事,等好了我就会回去的。”


“你能有什么事?拉屎也要脱裤子吧。”青峰看着黄濑穿着完好的膝短,刚才看他也是故作忧郁蹲在水边,不知搞什么名堂。


黄濑有些急了,“总之就是有事啦,你先回去和他们报个信,就说不用找我,我知道怎么回去。”


“不去,”青峰往地上一坐,“除非你告诉我有什么事。”


没想到青峰突然和自己耍无赖,黄濑急的耳根发红,他双手合掌,央求着青峰:“小青峰求你啦,你先回去吧好不好?”


“不好。”青峰挺享受黄濑放软身段的样儿,他就喜欢黄濑跟他告饶,声音软软的和他讲话。


这种样子的黄濑,比和他对抗争论的黄濑可爱多了。


黄濑可管不着他在青峰眼里是不是够可爱,他感到体内好不容易平复的欲念再度开始涌动。明明几分钟前刚刚结束的,这次怎么会来的那样快?他慌乱中,脚下一滑往后摔去。


青峰眼明手快往前一冲,拽住黄濑的上衣下摆用力往自己这头扯,黄濑便像一只不倒翁般,晃了一下摔倒在自己怀里。


浑身湿透的黄濑身体却火热,青峰差点以为黄濑是发烧了身体才会发烫,正为自己踹了病人一脚有些愧疚,却听黄濑仿佛是难受般地呜咽了一声。


正要询问黄濑是否不舒服,青峰又闻到了那股花香。


是黄濑身上散发出来的!


怎么回事?青峰满腹狐疑,黄濑洒了香水吗,可刚才还没有的。他张口,说出口的却是:“黄濑,你好香。”


“嗯……”


黄濑似乎没听见青峰说了什么,他无意识地往青峰怀里蹭了蹭,紧接着又猛地把青峰推开了。


青峰摔了个四脚朝天,后脑勺磕在小石头上生疼。他挣扎起来,再不管黄濑有多好闻,打算揍这混蛋一拳,却看见黄濑双手护住被他扯坏的衬衫,跟遭遇了非礼似的。


青峰目瞪口呆。


黄濑眼神有些迷离,眼角带着点水,两颗眼珠子湿漉漉的仿佛会说话。青峰突然下不了手了,他悻悻然伸出手,打算把黄濑拉上岸,没想到手刚碰到黄濑胳膊,就被黄濑打掉了。


这下,泥菩萨也要生气了。


“你干嘛呢!”


“小青峰,你能不能先回去,我,我和你说不清楚。”


“那你和谁说得清楚?和桃井?”青峰吼道。


黄濑也是一愣,随即应道:“和小桃说也比和你说好一点啊。”


“这么说,你俩真在一起了?”青峰冷笑。


“你胡说什么!”黄濑不顾作孽的身体,也和青峰生气了。“你不要污蔑小桃,你明明知道小桃是Beta,而且喜欢的是小黑子!”


“哦?那你倒是说说啊,你有什么不能和我说,倒是能和桃井说的。”


“我,呜……”黄濑冲口而出的话,被体内猛地肆虐的欲望吞回了肚子里,他瑟缩着蹲在地上,从咬紧的牙缝间艰难挤出一句,“算我求你……你先回去……”


青峰也蹲了下来,他现在终于确定,那股奇怪的香味,的确是黄濑身上散发出来的。他看着黄濑,看他难受地无法自已的样子,问道:“黄濑,你为什么这么香?”


“我怎么会香,你鼻子不好吧。”黄濑低着头,声音闷闷的。


青峰皱眉。


这股奇怪的香味源源不断从黄濑的身上散发出来,他开始头晕脑胀,不自觉得吞咽唾液。


眼前的黄濑因这股香味变得诱人,各种意义上的诱人。活色生香,青峰想到了这个词,一个人可以诱人到什么样的程度,大约就是现在这样的了吧,想要把他立即拆吃入腹。


青峰惊讶于自己对黄濑的冲动。


他勃.起了。




下面的还是不挑战loft了,戳链接吧


戳戳戳




TBC




希望这个开头不负组内下流的最初愿景  by努力做一颗下流的糖


感谢发起活动的@离尤 太太,给了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深夜覚醒:

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
新年快樂!
祝大家天天開心、年年有喻、心想事橙!
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


CN
 / 

黃少天 - ALLEN
喻文州 - 伊橘
蘇沐橙 - 星凌音

Photo THX HV


四 時 歌:

‖ A Midsummer Night's Dream ‖

出镜:我


 阿银part


【摄】:阿银

sp thx yume


去年夏季尾巴和阿银很有意思的一次互拍!两个人各种意义上的拍得爽爽爽【x

可惜合照苦手……希望今年有机会再来开心地约约制服啦๑╹◡╹)ノ"

♦ 2014.10.18. ♦ 


74qising:

鱼唇的po主忽然发现所有图片都忘记注明cn,摄影,后期,协力= =|||


cn七肂 


PHOTO梅子(神威茄子,黑无常,L,巴卫,塞巴斯蒂安)


PHOTO404(尤弥尔 cn七肂 赫利斯塔 cn京契世)


后期 原po


协力 龙叔


(之前所有图片转载请注明cn谢谢~)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原色映:

重力真是一个寂寞的力,在坡上的时候分出一点向下拉,又分出一点做成摩擦力。就好像左手拿个奥特曼,右手抓个小怪兽,自己和自己玩

★纯妞异世:

后期



结ンデ开イテ罗刹ト骸

MIKU CN:楚十二


本身的话片子前期不是特别好除了摄影之外coser眉毛没修好妆面有点花(・∀・)不过妹子人挺好的本身是个萌妹子

+pineapple+:

东京喰种トーキョーグール


金木研:81

月山习:波波

摄:菠萝

感谢一个最后救人水火但是我不知道cn的小天使!

 

ps:是的,没有看错每张色调就是不一样,我只是在实验哪种比较好而已,不爽来打我啊(

 

 

月山の体艺

其实有比这些更加好的但是我没有P,为什么呢?

81我相信你会看到的,因为我想让你们加快P呀!(

谢谢大家愿意陪我拍脑洞>艸<么么哒~

 

 

最后gif点击大图看哟~

 

 

 

 

[青黄]悻悻相惜 上

吃盐不撒糖:

这次来点不一样的黄濑凉太是个Beta这种设定。
观众们表示不服,这有什么稀奇,早就有太太写过了!
那么青峰是个Omega呢?
观众老爷说,应该也许也有人写过的吧?
那么青黄文里青峰是个Omega,黄濑是个Beta呢?
老爷们表示反对,你这是欺诈!披着黄青的设定卖青黄,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!
就当我是个蛇精病吧。在ABO的设定文里为了新意这么拼,请怜爱作者黄金一百秒... ...

好了,设定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!


黄濑凉太,最近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小鲜肉,新晋网红,凭借优秀的经纪人笠松幸男超水平发挥,在当红漫画改编的电视剧里捞到个时髦值很高的配角,就这样理所当然地爆了。
坐在化妆间沙发上肯三明治,黄濑等着开录晚上的节目,而笠松手执一杯黑咖,正在检阅黄濑的微博浏览量,顺便指点江山:“可以再卖萌一点。”
段子手公司负责黄濑微博的小员工有点战战兢兢:“已经很卖萌了,万一过了,被骂过度卖萌怎么办?”
笠松颇有大将风度:“不要紧,到时候把他的私照放上去,马上视线就会被转移了。”
小员工口吐一口血,默念脸长得好看了不起啊,每次都使这招!敢不敢来点别的!他踌躇了下,多提醒了一句:“老是这招,大众审美疲劳怎么办?”
“没关系,他压根没多少大众辨识度,网红就靠粉,稳定粉丝就行了,”笠松大手一挥,下达完指令后挂了电话。

黄濑吸溜着健怡饮料,淡定地听笠松怎么筹划着把自己卖向新的高度,眼睛瞟着电视。电视台可真自恋,化妆间只给看本台节目,他又抓起手机刷微博,看看有什么好玩的。
实在无聊他会刷刷自己的V号,看自家两派粉丝怎么互掐。
没错,黄濑的粉丝俱乐部很奇葩,内战不断,常被别家粉丝团嘲讽为依靠内掐红起来的虚火。自家粉丝团这是就抱团外战,赢了外敌继续翻脸内掐,整部粉丝斗争史好比国家的国共斗争史,十分精彩。
黄濑看自己微博下的评论,看久了自己都精分。但这就是他的特色,他的卖点,就是精分。
经济公司从没打算透露黄濑的性别,源自于黄濑本身得欺骗性。
身高189,体重77公斤,穿衣显瘦,脱掉有肉,正宗八块腹肌的干活。高中是校篮球队王牌,全国联赛最好成绩第四,不管什么运动都上手极快,怎么看都是个优质Alpha。
一头金发,肤色白皙,皮肤细腻,脸蛋饱满。容貌漂亮,高鼻方颐,眉目灵动,眼睫毛极长,远看好像画了眼线般不科学,俗称这种眼睫毛长在Alpha身上纯属浪费,所以他必然不可辜负这身好皮相,绝对是个Omega。
黄濑咬着三明治,心里批判,肤浅,真是肤浅!年轻人啊,不懂以貌取人的弊端啊。
没错,黄濑凉太既不是高大上的Alpha,也不是白富美的Omega,他本是那最普通俗称工蜂工蚁,存在感为负,却默默负担着国家大机器运转的Beta一族。
套句时髦的话,这一族,伟大而隐秘。
唯独出了黄濑这朵奇葩。
不要误会,黄濑在生理学上是个货真价实的Beta,只是他的皮囊欺骗了大众并不智慧的眼。黄濑秉持Beta清心寡欲的生活,在这个被Alpha和Omega占据的行业混的风生水起,却难得的没什么瞎狗眼的乱搞绯闻。
久经沙场阅人无数的老牌执业经纪笠松幸男在见过黄濑一次面后,便笃定了这小子绝对会红。在老板面前拍胸脯推举了黄濑后,他也如愿带起了黄濑,开始创造事业的第二春。


就不细聊黄濑的娱乐事业了,又不是写娱乐圈paro,本文重点是让黄濑这个Beta和青峰这个Omega搞一搞,让观众老爷们高兴高兴的,闲话就不叙了。

录完了节目,黄濑和主持人组团刷夜店,抱大腿混脸熟。俗话说吃的完的青春饭,吃不完的人脉网,人脉怎么来,酒桶里泡出来的,饭桌上吹水侃起来的,K歌递话筒递出来的。做人苦,做名人更苦,想要做长盛不衰的红人,苦上加苦。
黄濑苦哈哈地陪着,主持人大佬十分给面子,顾虑周到,给他点了两个作陪的,左手一娇花,右手一爷们。看他两卯足了劲儿往自己身上贴,黄濑估摸这两人没少跟自己散发信息素。这会包厢里的味道估计大的能膻死人,黄濑眼看几位大佬颇有把持不住的意思,赶紧让负责他这间的爹地准备房间,恭送几位上楼哈皮,然后自己尿遁了。
躲厕所隔间里抽了根烟,黄濑对被他扔在包厢的那对毫无愧疚之心,两人正好凑上一对儿,非得跟自己这Beta较什么劲。互诉乱想着,他就没留神身后,洗完手转身撞到了一人。
准确地说,是撞倒了一人。

黄濑觉得自己只是轻轻碰了下来人,怎么就给撞到地上去了呢?
喝醉了?
有可能。
个子和自己差不多了吧,肤色黝黑光亮,短发宽肩细腰,光短袖T下露出两胳膊上的腱子肉,就够壮实的了,能这么轻易给碰倒了,不是喝醉还能是什么?
黄濑想做下好人,反正他也需要个脱身的理由。他蹲下身,问:“大哥,喝多了这是?这还能站起来吗?要不要我去叫你朋友?”
醉汉摇头,口齿不清说了句什么,抱紧肚子蜷着身体,眉头深锁牙关紧咬,似乎承受着很大的痛苦。
“哎呀不会是喝的胃穿孔了吧?大哥你也忒拼了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啊。这可怎么办啊,实在不行叫个120来收人吧。”
黄濑摸出裤兜里的手机就要拨号,地上挺尸的汉子突然大叫出声:“不要叫救护车!”
“哈?你几个意思啊?都这样了就别硬撑了好吗,去次医院不丢分,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!”
“不...行......”汉子依旧不肯妥协。
黄濑不打算跟这喝傻了的人瞎折腾,跟个醉鬼费什么口舌讲道理,只能显得自己很SB。果断拨出120,通话接通后,黄濑对接线员说:“你好,我这儿有个人可能喝胃穿孔了,你们派个车来... ...”
话没说完,黄濑被奋起反击的醉汉一脚踹翻在地,手里娇弱的IPone 6立马碎屏了!
“我去!”黄濑怒了!
他不是舍不得一个街机,而是他被这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SB气的肝颤!有这样的吗,有这样折腾完了自己,还来折腾一个素不相识的红领巾的吗!
黄濑打算让这小子自生自灭!他爬起来抬脚就要往外走,却又被拽住了裤脚管。
甩。
甩不掉。
地上的醉汉拼尽了最后的力气挽留他,而黄濑无情的拒绝回应他!
醉汉终于开口说了一句泰山压顶般的话:“你是不是Beta?”





PS,后面的明天炖。